• <tr id='i6qicY'><strong id='i6qicY'></strong><small id='i6qicY'></small><button id='i6qicY'></button><li id='i6qicY'><noscript id='i6qicY'><big id='i6qicY'></big><dt id='i6qic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6qicY'><option id='i6qicY'><table id='i6qicY'><blockquote id='i6qicY'><tbody id='i6qic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i6qicY'></u><kbd id='i6qicY'><kbd id='i6qicY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i6qicY'><strong id='i6qicY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i6qicY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i6qicY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i6qicY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i6qicY'><em id='i6qicY'></em><td id='i6qicY'><div id='i6qic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6qicY'><big id='i6qicY'><big id='i6qicY'></big><legend id='i6qic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i6qicY'><div id='i6qicY'><ins id='i6qicY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i6qicY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i6qicY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i6qicY'><q id='i6qicY'><noscript id='i6qicY'></noscript><dt id='i6qicY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i6qicY'><i id='i6qicY'></i>
                [中国々检察故事]文雅书生“彪哥”
                时间:2020-04-24  作者:贺曦  来源:检察日报
                【字体:  

                四川省广安市检察院 杜勇彪

                2018年3月,杜勇彪参▽加辩论赛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12月,杜◆勇彪到乡村普法

                ■“你们指控我贩卖30多公〒斤的冰毒,我认,也应该♂受到惩罚。但我提供了‘上家’的←详细信息,你们为什么ζ 不把他抓回来?他的罪更重!”这句话深深击中了杜勇彪。

                ■“哪里会有百分之百的¤把握哟!我只能和公安的同志一道,尽量把工作做周密一◥点。万¤一就成功了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■“其实内『心挺愧疚的。口罩最缺的》时候,要◥出门办案、办事,一些同事√确实没办法了,私下来向我求助,但我还是没能帮上忙ㄨ,很过意不去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四川省广安市检察院第一检察部80后检察①官杜勇彪,被︽大家亲切地称为“彪哥”。“彪哥”叫久了,非正式场合反而没人叫他的本名。其实,见过他的人一般很难将他和他的名字对应起来。因为,只要不开口说话,单从外形上看,瘦削又戴着眼镜的彪哥,绝对是一名文雅书生「,看不出半点威猛彪悍的痕迹。

                但就是这样一位“书生”,在办理毒品案件中,想尽一切办法引导侦查机关收集证据,将狡猾的毒枭定罪;在办理疑难←命案时,逐帧查看监控、查阅大量资料以求寻得真相;在新冠肺◥炎疫情来临之际,主动挑起单位防疫工作中最困难的部分。他对每个人都怀着极大的善意,对检察官这一职业饱含深情的热爱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胖子”是哪个

                提ω 起杜勇彪的办案水平,尤其在惩治毒品犯罪方面,在本地公检法三家,他得到╲了一致称赞。最有代表性的案例,就是他办理的农某等6人贩卖、运输◣毒品案。

                原本该案是苟某等5人涉嫌贩卖、运输毒品,公安机关〒根据苟某的交易明细摸出了提供毒品的“上家”农某,并及时实施了抓捕。移送审查起诉时,公安机关还→提供了苟某的一段通话录音,录音内容主要是讨论毒品交易金额。但遗憾的是,通话对方在苟某的通讯录中被储存的名字只是“胖子”。虽然该案各环节的承办人都认为“胖子”的声音和口音与农某比较相似,但农某到案后一直消极应付,言语甚少。

                经过审查,杜勇彪认为,据同伙供述及其他证据相互◤印证,苟某等5人具备起诉条件。至于农某,即使经过退查和反复讯ω问,也难以证明农某就是“胖子”。“上家”就在眼前,却因证据不※足,不具备起诉条件。

                杜勇彪并不甘●心就此放弃。经过和同事反复商量,他决定采用欲擒故纵的“险招”。根据当时不具备起诉条件的情况,对农某作出了不起诉决定。在宣布决定后,商请公安机关立即依法对他进ω 行询问。这时的农某放∏松了警惕,与民警“侃侃而谈”。询问完成后,根据杜勇彪的建议,侦查人员ξ将询问时的录音和之前那段通话录音火速送到专业机构进行鉴定。

                鉴定得出结果,两段录音均来自同一人,农某就是“胖子”!在释Ψ 放农某之前,杜勇彪早已会同公安机关作出◎周密部署。鉴定结果一出,农某便被再次抓捕归案。最终,经法院审理,农某被以贩卖毒品罪依法判处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。

                案件告一段落,同事问他,放了农某,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再抓回来吗?杜勇彪坦▓言:“哪里会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哟!我只能和公安的同志一道,尽量把工作做周密一点。万一就成♂功了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我问彪哥,为什么这样执着于打击“上家”?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2014年,他刚从基层院考调到广安市∞检察院。那时,他还是一名检察官助理。在老检察官的带领下,他参与办理了一起贩卖冰毒达30余公斤的大案。当时,被告人张某自知罪孽深重,表示愿意⊙配合抓捕“上家”,向侦查人员提供了他掌握的关于“上家”的所有信息。但由于“上家”当时人在有名的“制毒村”,反侦查能力特【别强,难以抓捕,也无法固定证据,侦查人员数次》出警都难有收获。该案最后一次开庭时,张某在陈述中说道:“你们指控我贩卖30多公斤的冰毒,我认,也应该受到惩罚。但我提供了‘上家’的详细信息,你们〗为什么不把他抓回来?他的罪更重!”

                这句话深深击中了杜勇彪,让他一直特别关注这个“上家”。后来得知这个“上家”因贩卖、运输毒品被广东警↑方抓获,最终于2018年在广东省〖被判处死刑,但杜勇彪对这件事情始终不能释怀。

                此后,但ζ凡遇到毒品案件,杜勇彪都注意盯住“上家”。至今,他通过提前介入侦查或依法复验、复查,至少在3起毒品案◣件中成功为“上家”定罪,涉∩案的海洛因和冰毒总量超过8公斤。同事张静说:“彪哥这种穷尽●一切办法打击‘上家’的精神,总是震撼着♂我。以前办案进入死胡同的时候,对于成功可能性小的办法,我想想也就过了。但是现在,我愿意都试一试,万一就成功了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细腻☆与柔情

                杜勇彪是热血青年,热血青年也有一副柔软心肠。2018年,一起棘手的案件被送到了』杜勇彪面前。被害人李某被其男友重伤入院,5天后抢救无效死亡。案子之所以棘手,主要是该案的核心现场①只有嫌疑人和被害人一对一在场,没有监控拍下关键证据。这起案件到底〓属于故意伤害还是故意杀人?抑或是过失,甚至是意外事件?实在难以判定。另外,由▃于嫌疑人与多人存在经济纠纷,涉及大量民事◥诉讼,该案引起了当地公众的普遍关注。

                据杜勇♀彪回忆,自从接手该案,李某的父母就不断来找他,已经记不∏清有多少次了。每次来,两位老人都是泪眼婆娑,不断述说女儿艰辛的过往,质疑公安机关是否在侦查中竭尽全∞力,反复哀求※检察官严惩凶手,常常一说就是半天。对于这些,杜勇彪都耐心倾听㊣ 。在充分了解案情之后,他对两位老人的质疑反复逐一解释,逐渐消除了老人对司法机关的疑虑。对于老人关心的涉及嫌疑人的民↙事纠纷,杜勇彪也作出详实的解答。慢慢的,两位老人非常信任他,有什么疑虑也不●再到处喊冤【,而是直接上门来咨询。

                能否让被害人家属认可,还是要落实到△办案上。为了确定案件性质,杜勇彪将案发时间前后,核心现场周围的监控录像都调出来逐帧查看,对案发前二人的肢体冲突的画¤面进行重点分析。根据案发前嫌疑人对〓被害人的暴力行为,以及被害人的挣逃表现,结合路人反映的“案发时看到两人有强烈的肢体接触,并且听︽到被害人呼救”,他判定,嫌疑人辩称的“当时二人正相约自⊙杀”基本不■可能。

                对于嫌疑人辩称李某是因为意外摔倒而受伤这一点,杜勇【彪发现,尸检报告显示,被害人头骨骨折、脑组织挫碎伤。经过ω咨询法医、查阅大量书籍和相关案例,他认定,以被害∴人的年龄和案发前的身体状况,普通摔倒是不可能造成如此严重的伤害的。至此,嫌疑人的谎言被击破,讯问取得新进展,李某被①害的真相也浮出水面。

                最终,该案被告人被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。宣判当天,两位老人对走出法庭的杜勇彪一路道谢,后来还□ 专程到杜勇彪办公室,再次郑重表示谢意。“如何把一个存疑的案件办成铁案,这是对我们职业的挑卐战。我们办案,就是必须经得起历↑史和群众的检验。”杜勇彪◣再一次讲出了他的信念。

                生活中的杜勇彪,却是一个很感性的◆人。幽默、爱笑、泪点低,这些都是同事们给他贴的标签。他会对女同事怜香惜玉,部门有什※么重活、需要加班的活,他总是尽量第一个冲上去;他会对后辈→爱护有加,无论大家在生活上↑还是工作上遇到问题,他总↘是乐于伸出援助之手。同事们▅都说,在严肃的工作】中,有彪哥这样一个温暖的贴心人,真的很⊙幸运。

                杜勇卐彪还是一个典型的“女儿奴”,他带娃的手艺在部门内数一数二,不会输给女同事。有了第二『个小孩后,他更拼了。别人工作忙,都是加班到晚上八九点,但他却①是八九点才开始加班。因为,他总是和妻子分别把两个孩子哄睡着之后,才赶到单位加班。同事问他累不累,他回答说:“哪∑ 儿会累啊?我觉得自己挺幸▃福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热心大哥

                这段时间,提起杜勇彪,单位的同事总█会竖起大拇指:“要不是彪哥行动快,那段】时间到哪里找得到口罩哟!”1月20日,“新冠肺炎存⌒在‘人传人’的现象”传开了,但大部分人并没有立即反应过来这意味着@什么。1月21日一早,广安▼市各大药店的口罩开始陆续缺货。身兼工会干部的杜勇彪立即反应过来,有必要对这次疫情严阵以待。眼看购买口罩越来○越难,热心的杜勇彪做了两件事,一是主动挑起联系口罩的重任,二是建议单位根据国家权威机构推荐的诊疗方ㄨ案,准备小ξ 部分常见的中西药以备不时之需。

                临近春节,杜勇彪却为了联︾系口罩越发忙起来。打←遍了亲戚朋友电话,终于经朋友介绍,联系到一家药店买到少量口罩。他将部分口罩分给〗了同事,余下部分直接上交单位,供值班人员防护使用。每当单位口罩见◣底了,他总能及时补充,也不知道那段时间他找了多少渠道。

                2月下旬,随着手中案件不断增加,杜勇彪兼顾办案和防疫实在有些吃力了。加之政府逐渐加大了口∮罩投放量,“一罩难求”的局面得到缓解,他才将购买防ぷ护用品的工作移交给其他同事。大家都对他感谢不已,他却不好意思地直摆手。我问他为╳什么摆手,他回答说:“其实内心挺愧疚的,要是行动再早点,还能多买点☉口罩,给大家多一些保障。口罩最缺的时候,要出门办案、办事,一些同事确实没卐办法了,私下来向我求助,但我还是没能帮上忙,很过意不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除了口罩,疫情期间杜勇彪最关心的还有本地涉疫案件。2月6日,他在内部←通报中看到一则消息,一男子因拒不配合疫情管控而被◤刑事拘留。文中简单描述了该男子抗法的过程:先是对疫情防控工作人员辱骂、威胁,公★安民警到现场后,拒不配合调查还出手伤人。杜勇彪认为,对普通的疫情防控工作人♂员进行妨害和对公安民警进行妨害,其认定标准不应简单╱“一刀切”,严厉惩治严重妨害疫情防控的犯罪和严格把握刑事犯罪的界限同样▽重要,但是,单从通报中的描述却难以判断该男子的行为属于→哪种情形。

                他立即联系了发布消息所在地的基层检察院,在得知基层院已派员提前介入后,提出了自己的建〒议:要帮助公安机关〗把好证据关,保证依法严厉打击涉疫犯罪。此后,每当本地公安机关发布涉疫案件→信息,他总是↑第一时间仔细阅读,并对相关的检察人员作出提醒和指导,尽量避免出现办案瑕疵。随着最高检】不断发布涉新冠肺炎疫情指导案例☆,全市的办案人员也逐∏渐对相关案件的处理办法更加明晰。说起这些,第一检△察部主任张渝说:“别看他有时候看似嬉皮笑脸的没个正形,关键时刻,他心细得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[责任编辑: 高景宣]